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组织机构 > 高考作文阅卷组长出书教写作 被质疑“以权谋私”

高考作文阅卷组长出书教写作 被质疑“以权谋私”

作者:佑通助孕公司时间:2020-08-20 05:56:38热度:39571
澎湃新闻记者程婷实习生周晓航近期,今年浙江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引发网友热议,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浙江大学副教授陈建新随之受到关注。有网友指出,陈建

  澎湃新闻记者 程婷 实习生 周晓航

  近期,今年浙江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引发网友热议,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浙江大学副教授陈建新随之受到关注。有网友指出,陈建新曾主编高考作文教辅书,且曾多次进行高考作文教学讲座,并质疑陈建新“以权谋私”。

  对此,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调查发现,陈建新于2016年、2019年先后主编过两本高考作文教辅书,并通过腾讯课堂、青云端微课堂、南方书院等多个平台主讲过“高考作文密训课”,售价199元。此外,他也曾多次为浙江省教师、学生开办高考作文讲座。

  陈建新的行为算不算违规、算不算“以权谋私”?多名教育专家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均表示,高考阅卷人主编相关书籍、做讲座等是否违规,需要浙江省教育考试院来回答、决定。

  近日,澎湃新闻多次致电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科研宣传处,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关于此次由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发的一系列讨论,多名教育专家还提到了应进行进一步的教育改革,改变教育评价方式。

  主编高考作文类教辅,主讲“高考作文密训课”售199元

  澎湃新闻注意到,陈建新曾参与主编两本高考作文教辅书,分别为浙江教育出版社在2016年出版的《论述类文章精选精评》与2019年出版的《高考作文实战实训》。目前这两本书在多个电商平台上均有销售。

  某电商平台一家店铺中,有关《论述类文章精选精评》的介绍显示,该书主编陈建新,定价30元,内容分为五部分;于2017年出版的最新修订版加入了“2017年高考作文阅卷标准”,且“精选20多篇考场作文及全真点评”。

  上述电商平台另一店铺信息显示,《高考作文实战实训》的两名主编之一为陈建新,定价59元,指定购买方式为“浙江省内各地新华书店”。该书中也包含高考满分作文及点评。

  此外,陈建新主讲的“高考作文密训课”曾在腾讯课堂、青云端微课堂等平台上线,并曾于2019年4月下旬通过媒体平台进行过推广。

陈建新主讲的“高考作文密训课”相关宣传页面截图

  该课程宣传海报中写有“2019高考作文”“高考阅卷名师给考生的高考作文密训课”等字样。其中的讲师介绍称,陈建新从2000年起担任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主持每年浙江高考作文阅卷工作,评定每年的满分作文。海报中有关课程特色的介绍还强调“高考阅卷组长及阅卷名师亲授”“精准应对高考作文得分点”“直接就能应用于考场作文的写作技巧”等。

  宣传页内信息显示,“2019高考作文密训课”由浙江教育出版集团打造,课程共18节,内容包括高考作文阅卷及高分要点、审题、立意、论述文写作突破口、词句使用等方面。该线上课程在腾讯课堂、南方书院平台的定价皆为199元。

  除此之外,陈建新曾多次为浙江教师、学生开办高考作文讲座。

  浙江湖州市教育局官网显示,陈建新曾于2019年3月在湖州的德清一中为德清县全体高中教师作2019年高考作文专题讲座。浙江苍南县人民政府官网显示,陈建新曾于2018年3月参与苍南县教育局主办的“高中语文高考写作指导现场会”,为在近200位高中语文教师做高考作文指导讲座。浙江杭州学军中学官网则显示,陈建新曾于2017年4月在该校做了题为“如何写好论述类文章”的讲座,听众为杭州学军中学高三全体同学。

  8月10日上午,据澎湃新闻报道,陈建新对编著高考作文教辅一事回应称“不清楚”。

  相关行为是否违规,需由浙江省教育考试院回答

  连日来,由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发的关注,从对《生活在树上》文本的讨论及该作文给满分是否合理,转移到高考语文阅卷大组组长披露阅卷情况、主编高考作文教辅书,以及办高考作文密训课、讲座等是否合规,是否涉嫌以权谋私。

  对此,8月10日,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关于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到底应如何判分是没有讨论的余地的。“事实上,国外的考试如托福、雅思SAT、GRE等,考生考试之前需签一份权利让渡说明,其核心意思就是,对错由考试组织实施方来定,不是由包括考生在内的人来确定。”陈志文说。

  他认为,由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发的关注中,唯一值得讨论的点是:谁把一个不适合在公众舆论场下讨论的话题推到了公众舆论场?

  8月5日,教育部聘中小学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在微博中指出,高考阅卷评分应当有保密性,所有参与阅卷者均不得向外透露阅卷情况,并直言“这次浙江满分作文第一时间在刊物上披露,是违规的”。

  此外,8月10日,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向澎湃新闻表示,高考语文作文阅卷大组组长编写出版高考作文辅导书、开展高考作文指导讲座等肯定不适合。

  对此,陈志文则表示,与命题人不同,高考阅卷人管理相对没有太高机密要求。因此,高考阅卷人出去做讲座、出一些相关的书籍是否违规,需要各省相关部门回答、决定。

  类似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指出,仅仅以陈建新出版图书、参与讲座,就认定违规,并非理性讨论问题。陈建新是否存在利用语文作文阅卷大组组长身份违规谋求私利的行为,需要有关部门介入调查。

  一名不愿具名的教育专家直言:“浙江省教育考试院有责任站出来回应公众的质疑。”

  专家:应将升学考试从“选拔”改革为“评价”

  熊丙奇认为,阅卷者不可能泄露高考试题,且解读阅卷标准属于服务考生,由阅卷组组长担任主编,出版有关作文指导书籍,并不违反规定。

  储朝晖则表示,关于高考阅卷人出书、办讲座等,陈建新并非个例,一些培训机构还存在以阅卷人进行商业炒作的情况。他认为,出现这类情况既有制度的漏洞,也与管理的不够严格有关,需完善制度、加强管理。

  此外,陈志文认为,关于一些宣传中提到的“陈建新从2000年起担任浙江高考语文作文阅卷大组组长,主持每年浙江高考作文阅卷工作”的说法,需通过官方来核查是否属实。“还有很多人自称是命题组长,或者命题人,你能相信吗?”陈志文说。

  谈及此次由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发的一系列讨论,储朝晖和熊丙奇都提到了需进行进一步的教育改革。

  熊丙奇指出,矛盾的焦点在于高考是选拔考,而不是评价考。所谓选拔考,就是把考生公平地选拔出来即可,至于选拔体系是否科学并不重要;而评价考,则是通过考试,评价学生的真实学科知识掌握情况和学科素养。

  他认为,应试作文风气问题很难通过阅卷评分解决,“要提高作文命题质量和阅读质量,进一步提高语文教育质量,以及所有学科教育质量,都需要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切实把升学考试从‘选拔’,改革为‘评价’。否则,围绕命题和阅卷的争议,不过是‘一地鸡毛’。”

  储朝晖则认为,此次引发争议的问题,从深层次来说反映的是,当下招生考试程序设计还不够规范专业。“在更为规范、专业的程序中,出题人不用在封闭环境下出题,试题需经过多道程序和各种各样的检验后才‘出炉’;在阅卷环节也不会确定某一个人长期作为组长。”储朝晖说。

  “现在高考招生过程的专业性、现代性与现代教育评价之间还相隔很长一段距离。”储朝晖举例说,国外有些考试判断考生作弊,不是因在考场上抓住考生抄袭,而是通过发起答题结果分析后,若分析结果显示某些答卷达到某个雷同度,从而被认定为作弊。

  对此,储朝晖构想,可允许一般性的高校凭学生高中的学业成绩作为招生依据,从而缩小高考范围。这样,高考阅卷、评析的工作量相对减小了,才有可能对高考答题结果按不同层次进行分析评价,扭转应试化教学、套路化答题等问题,推进教育评价专业化、现代化。

【编辑:于晓】